方和谦用药配伍经验

作者:gqh 时间:2013-1-13 15:24:25 人气:

 

方和谦用药配伍经验

 

□洪文旭  陕西省中医药研究院

 

国医大师方和谦(1923-2009年),生前系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主任医师、教授。从医60余载,幼承家训,勤于治学,擅长治疗疑难杂症,尤对呼吸系统、心脑血管及肝胆系统疾病有独到之处。专著有《北京市流行性乙脑炎治疗纪实》、《中国现代百名中医临床家·方和谦》等。笔者通过学习有关著作,现将其用药配伍经验总结如下:

 

潜心伤寒重扶正

 

方和谦对《伤寒论》、《金匮要略》进行考据求源、引经据典的研究,每篇都有撰写的讲稿。他认为中医只有在深刻领会仲景学术的基础上,才能融会贯通,灵活运用。而“阴阳自和,必自愈”是对所有疾病治疗原则的高度概括;阳明病是里热燥火为患的疾病;少阴分寒化、热化两类,寒化有四逆汤、白通汤、通脉四逆汤、真武汤、附子汤、桃花汤、吴茱萸汤、麻黄附子细辛汤8方;热化有黄连阿胶汤、猪苓汤2方。治喘有桂枝加厚朴杏子汤、麻黄汤、小青龙汤、葛根芩连汤、麻杏石甘汤、白虎汤、大承气汤、大陷胸丸、苓桂术甘汤、真武汤、十枣汤、瓜蒂散、三物白散、小柴胡汤,分别适用于不同病证。

方和谦对古方学以致用,所谓师其法而不泥其方。如小柴胡汤为和解剂,是少阳病的代表方剂,既用于外感病,又用于内伤病,还用于尿路系统病、月经病,应用范围很广,但脾虚、湿温者慎用。痰饮分痰饮、悬饮、溢饮、支饮4种,可选用苓桂术甘汤、己椒苈黄汤、大小青龙汤、五苓散及二陈汤等。他同时有所创新,如酸枣仁汤治虚烦不得眠,取竹皮大丸中的竹茹、白薇加入,对阴虚脏燥失眠效果显著。他虽精通伤寒,但主张经方和时方合用,以满足疾病谱的发展需要。如根据三焦辨证,上焦用桑叶、菊花、连翘;中焦用藿香正气之类;下焦用大定风珠、三甲复脉汤等。

方和谦强调扶正固本,临证治疗时注重滋补法,自拟滋补汤(党参、茯苓、白术、炙甘草、当归、熟地、白芍、官桂、陈皮、木香、大枣),集益肺、养心、健脾、和肝、补肾于一方,用于治疗五脏虚损疾病,可达到补益气血、调和阴阳之目的。

 

专病论治有良效

 

方和谦擅治多种疑难杂症,尤对呼吸、消化及心脑疾病有独到之处。如治疗咳嗽发热者用桑叶、桑白皮、菊花、薄荷、杏仁、桔梗、连翘、芦根、荆芥、白前、牛蒡子;肺气失宣者用苏叶、苏梗、杏仁、炙杷叶、前胡、桔梗、陈皮、茯苓、法半夏、炙甘草、炙桑皮、荆芥、白前、炙紫菀、炙百部、麦冬、薄荷。哮喘属虚者用淡干姜、茯苓、桂枝、炒白术、北细辛、五味子、炙甘草、法半夏、炒苏子、党参、麦冬、炙紫菀、白前;表虚者用炒苏子、陈皮、法半夏、炙甘草、北细辛、前胡、桔梗、桂枝、厚朴、干姜、太子参、百合、麦冬、五味子。咳血肺热伤络者用太子参、麦冬、生熟地、百合、川贝母、桔梗、炙甘草、白芍、北沙参、玉竹、炙紫菀、知母、南藕节、炙杷叶;肺燥阴伤者用百合、生地黄、玄参、川贝母、甘草、桔梗、麦冬、白芍、当归、仙鹤草、藕节、杏仁、炙紫菀、芦根。黄疸者用茵陈、郁金、黄柏、土茯苓、泽泻、车前子、连翘、枳壳、赤小豆、焦三仙;胁痛者用柴胡、黄芩、郁金、半夏、枳实、大黄、白芍、茵陈、川楝子、大豆卷、连翘、生姜;眩晕者用天麻、钩藤、石决明、怀牛膝、生杜仲、夜交藤、石斛、茯苓、泽泻、丹皮、玉竹、白菊花、薄荷;或钩藤、薄荷、竹茹、麦冬、羚羊角粉、茯苓、枸杞子、生稻芽、百合等。

另外,胃痛虚实夹杂者用香砂六君子汤,肝胃不和者用和肝汤化裁;痞满者用温胆汤化裁;泄泻脾虚者用参苓白术散,肝脾不和者用痛泻要方,厥阴下痢者用白头翁汤等;腹痛少腹久痛者用和肝汤加台乌药、熟地,右下腹痛者用逍遥散鸡血藤、台乌药等。心悸者用生脉散、桂枝甘草汤合麦味地黄汤;心痛者用和肝汤加瓜蒌、半夏、郁金、陈皮等。中风者舒通经络用大秦艽汤、小续命汤、独活寄生汤,活血行痹用桃红四物汤、补阳还五汤,息风化痰用镇肝熄风汤、建瓴汤、天麻钩藤汤,滋补扶正用地黄饮子、六味地黄汤、天王补心丹等。以上均据证选方用药,灵活加减化裁,故而疗效显著。

 

和调升降保胃气

 

方和谦善用和解法,以调和脏腑气血,平衡阴阳水火,以及寒热虚实、气机升降出入,达到扶正祛邪目的。代表方剂有为小柴胡汤,还有调和肠胃的五泻心汤,和调肝脾的四逆散、逍遥散。常用于调其疏泄失常所致的肝胆或肝脾不和之证,如慢性肝炎、胆囊炎、更年期综合征等。他自创的和肝汤就是从逍遥散化裁而来,药用当归、白芍、党参、茯苓、白术、柴胡、香附、薄荷、苏梗、大枣,此方和中有补,补中有疏,体用结合,补泻得当,用于治疗肝脾气血失和所致的各种疾病,如肝胆病、脾胃病、妇人脏躁等。可视证加减,肝炎加茵陈、黄芩、栀子、虎杖、五味子;胆石症、胆囊炎加郁金、鸡内金、枳壳、川楝子;慢性胃炎加陈皮、半夏曲、砂仁、蔻仁、炒谷麦芽;更年期综合征加郁金、百合、麦冬、浮小麦;乳腺增生加大瓜蒌、青橘叶、蒲公英等,验之临床,疗效颇佳。

方和谦在临证时,首先判断胃气之有无,治疗时注意顾护胃气,对体壮者祛邪即是保护胃气,虚弱者不忘胃气为本。选药属中气虚弱用党参、黄芪、白术、甘草、大枣以补之,佐神曲、陈皮之补而不滞;中焦虚寒用干姜温中,佐山药、玉竹、石斛以防刚躁之性;湿盛者用薏苡仁、茯苓、苍术以燥之;中脘气滞用佛手、香橼、陈皮理气不伤阴;胃阴虚有热用沙参、石斛、知母清之,胃燥者用玄参、麦冬、玉竹润之。方和谦还注意用药剂量少、药味少、少用苦寒,常加入陈皮、木香防其碍胃,加入炒谷芽、生稻芽、焦神曲等以助运化。

 

运用方药具匠心

 

方和谦在运用方药中,坚持辨证合理,用药少而力专,主张一病一方。方和谦很少用贵重药品,力求简、便、廉地解决问题。选择方剂方面,如补中益气汤为治气虚清阳下陷之方,其中黄芪可用至1520克,而升麻、柴胡最多不超过3克;四君子汤为治气虚的基本方,可加味组成很多方剂应用,扩大了治疗范围;止嗽散治外感后久咳,常加苏梗、薄荷、炙桑皮,肺热加芦根、炙杷叶、连翘,痰湿加茯苓、半夏、苏子、杏仁、白芥子,阴虚加北沙参、麦冬、百合;六味地黄汤加荆芥穗、南藕节、车前子配伍治尿路感染所致血尿,效果良好。

运用药物方面,如治咳常用麻黄、清半夏、紫菀、白前、百部、诃子、杏仁、苏叶、陈皮、前胡、贝母、苦桔梗、芦根、桑白皮、白果等;按性能分,宣肺有麻黄、荆芥、苏叶、桑叶、牛蒡子、桔梗,肃肺有桑白皮、苏子、莱菔子、葶苈子、枇杷叶、杏仁、厚朴等。止血药喜用炭类,温经用炮姜炭、侧柏炭、艾叶炭、伏龙肝,清热用地榆炭、川军炭、黄柏炭、藕节炭,化瘀用血余炭、蒲黄炭,升阳走表用白及炭、煅龙牡等。此外对于生炙甘草、生炙麻黄、荆芥、丹参、紫草、姜类等,也运用巧妙,独具匠心。

总之,方和谦学验俱丰,桃李众多,对中医药事业贡献很大。本文仅从用药配伍方面予以简述,希望后学进行深入研究,使之更好地为人民服务。

 

阳光中医全科医业http://www.ygyyw.com收集整理

本文网址: